绝心看着自己的这个弟弟,居然是同父异母,可一想到无神绝宫这个位置他心里难免有些不悦,如果不除掉绝天,那他如何能够成为无神绝宫的宫主。绝心想到这里,眼中不可察觉地闪过一抹阴险之意,开口道:“我看还不是不用弟弟出手了,像他这种货色为兄出手就能够解决了。”

绝心说着便是一副欲要出手的样子,见状绝天赶忙阻止道“我看还是不用劳烦大哥出手了,小弟一个人便能拿下他了,更何况这里还需要大哥坐镇主持大局,还是小弟出手的好。”

随着绝天话音落下,人就拔刀冲了出去。

见状,绝心两眼微眯道:“蠢货一个,真以为老子会出手和你抢功劳,如果不激一激你会果断出手!”看着绝天果然如他所预料的抢着出手,绝心心里一阵暗暗得意,最好在杀出来一个强悍的高手,如果能够一举杀了绝天最好不过了。

金叉罗看着绝天一个人冲了出去,心里不由暗暗担心起来,说道:“大公子,我要不要派人去支援一下二公子?”

“不用,你又不是不知道绝天那脾气,他心高气傲的很,如果你派人插手了肯定适得其反的。”绝心摆了摆手,制止了他的想法。金叉罗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毕竟他也是十分清楚绝天的脾气,自持无神绝宫二公子的身份,加上他娘亲又深受绝无神雕额宠幸,更是狂傲的很从不将他人放在眼里的。

如果他现在派人出手帮忙了,肯定会被绝天痛骂憎恨的。

这时剑晨也注意到了冲向他绝天,他的英雄剑给了无名以后,自己又重新弄了一把精钢剑,虽然比不上英雄剑,但也胜在有剑在手。

“你就是剑晨!”绝天动作飞快,几个纵身飞跳就离近了剑晨,斜眼看着他道。

剑晨道:“不错,正是在下,你又是何人?”

“你只需要知道是杀你的人就够了。”绝天狂妄的说着,整个人突然纵身一跃,挥刀就是便是一个顺劈。

绝天提刀向着剑晨的脑袋迅速斩来,动作相当利落,十分干脆。

剑晨看着绝天和他的实力差不了多少,心里也没有丝毫后怕。当即挥剑直刺过去,精钢剑顿时泛起一抹寒光,叮的一声击在绝天的刀身上面,两个人迅速的借势分开。

风起柳摆!

剑晨得到了无名的真传,可以收熟知绝大多数剑宗的剑法,手里的精钢剑舞动,剑气迸射激荡,犹如柳枝在风中飞舞似的,将绝天牢牢地笼罩进去。

狂魔乱斩!

绝天浑身的气势陡然提升,嘴里跟着一声断喝,无数的刀气纵横。

叮叮叮——

几息间,两个人就对上了数十招,四周的地面也被刀气和剑气激射的狼藉一片。

这时候七海龙王和鬼虎也已经与绝地及天行对上,拼了十多招候绝地五脏震动,才发现眼前的这个中年人的实力比他还要强上几成。

天行的情况并不比他好上多少,鬼虎没出手的时候感觉实力并没有多强,结果天行一和他对上才感觉到对方的可怕。几招之下就被对方抓住机会,以猛虎爪法抓伤小腹,鲜血淋淋,隐隐的还可以看见一些肠子在蠕动。

“就你这点实力还敢过来送死,”鬼虎盯着天行,慢慢地向着对方紧逼过去道。

天行吃痛知道这次算是栽了,没想到眼前这位面容狰狞奇丑无比的家伙实力这儿强横。最后心一横打算已死了结的时候,突然金叉罗赶了过来。

“天行,你怎么样了?”金叉罗看着受伤的天行,忙的上前扶住对方道。

天行本想已死了结,却见金叉罗到来以后顿时放弃了轻生的念头,毕竟金叉罗比他的实力还要厉害一些,两个人就算是打不过鬼虎,也不至于败的那么难看。

鬼虎见金叉罗过来了,嘴里一阵冷笑。“又来了个送死的,真是不知死后!”

千军斩!

金叉罗看天行被鬼虎打伤,心里十分的愤怒,怎么说天行也是绝无神的弟子,如今天行受伤了这叫他怎么向绝无神交代。金叉罗心里一想,直接就将鬼虎给恨上了。旋即将天行挡到身后,挥起武士刀向着鬼虎劈去。

鬼影腿法!

鬼虎的轻功可是不弱于聂风的,尤其是在腿功上面。风神腿以快著称,而鬼影腿法胜在幻,变换莫测。诡异无比令人防不胜防。

鬼虎一脚踢出,奇快无比的踢中对方的刀身,便将金叉罗的刀势改变,向着他处劈出,可以说诡异无比,看的金叉罗心里十分的忌惮。当即人就后撤一步,迅速的连劈出了十多刀,激荡的剑气横移而出,形成了一堵两米高的剑气墙。

这种攻击招式可以说鬼虎还是第一次见到,令他微微感到有些惊讶。

并没有选择硬接对方的攻击,只见他单脚一踏,整个人就像空中窜去,却见金叉罗真正的攻击来了,剑气墙的目的就是为了逼他飞离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