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鬼影传来消息说,天心城那边沿海地带的武者和百姓像是中邪似的,四处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手段残暴,十分棘手,看来我要过去一趟了。”唐峰看着两女,语气不急不缓地说道。

旋即唐峰又道:“明月,毒王呢?”

“毒王被派去查断浪作恶一事儿了,现在事儿一了了,我这就传信给他带人前往天心城那边。”明月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说着就欲要去传信给毒王。

见状唐峰叫住了她,说道:“不用了,我带断帅他们过去就行了。”断帅他们几个被带回来以后,就直接被唐峰奴役,本想到时候用断帅胁迫断浪之用的,如今用人只能叫他提前出现了。

朱静看着唐峰就要离去,想了下开口道:“等等,我也跟你去吧!”

闻言,唐峰看了看朱静想到她现在的实力也不弱,于是点头道:“也好,事不宜迟,咱们这就走吧!”

“嗯,那你们一切小心。”明月看着唐峰,顿了下也不好说什么的叮嘱道。

“放心吧,也在宫里也要看好明儿,省得他在四处乱跑,让人为之费心。”唐峰拉着明月的玉手,轻柔了几下说道。

“嗯,我会的。”

当即唐峰就和朱静直接破空而去,随后明月也第一时间通知了断帅等人,带着几队黑甲卫和一部分帝王亲卫出发,紧跟其后向着天心城奔去。

在沿海地带的天心城……

鬼影刚出城没多久,就被一大帮双眼血红的武者追杀着,手底下的五六个黑甲卫眨眼间就被砍杀了两三个,看的鬼影眉头紧锁,忙的带人跑路退去。却发现进城的道路已经被封死,根本就不能冲进城去。

仓促之下,鬼影只好带人向着城外的一处森林里面奔去,企图借助森林的优势摆脱掉他们的追击。

可是令鬼影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不管他们怎么躲藏,都躲不掉他们的追击。简直就像是一群嗅觉灵敏的猎狗一般,死死地咬着鬼影不放。

熟不知在鬼影他们几公里外的地方,只见几个身穿着青色长袍的家伙遥遥站在树梢上面,静静地看着鬼影这边的方向。一个为首的家伙,披散着头发,满脸邪气的说道:“告诉他们不要追的太紧,大鱼还没有上勾呢。”

“是!”跟着他后面的一个身材消瘦的家伙恭敬地应道,然后便不再多说什么。可惜这一切鬼影都不知道,一场阴谋开始酝酿着。

就在天色快黑的时候,唐峰和朱静御剑直接进入了天心城。当即唐峰神念一动瞬息将整个天心城笼罩了进去,寻找着鬼影的踪影却发现怎么也找不到对方。

“奇怪了,鬼影这家伙去那里了,怎么人没在城里呢。”唐峰沉思了片刻说道。

朱静说道:“应该是出城去了吧,要不我们先去城主府看看。”

“也好, 赶了这么久的路了正好休息一下。”当即唐峰拉着朱静的手落向了城主府。

此时城主府里面的巡逻守卫只见两道身影闪现,跟着两个身影出现在院子里面。看的他们先是一愣,紧跟着立马纷纷跪地行礼道:“属下参见大人。”

“都起来吧,你们城主大人呢,叫他过来见我。”唐峰微微点头,语气中充斥着一丝威严的说道。

闻言,为首的守卫队长开口道:“禀大人,城主大人去城防巡查了,暂时还没有回来,属下这就去通知城主大人。”对方说着立马示意属下前去通知,唐峰和朱静对视了一眼后,直接在会客大厅里面坐了下来。

没过多久天心城城主大人顾方泉就带人赶了回来,一进大厅就对唐峰行礼道:“卑职顾方泉参见大人。”

“起来吧!”唐峰正襟危坐地看着对方,淡淡的说道。

旋即这才打量着这位顾方泉,此时有四十多岁,嘴边一小圈短胡须,行走间龙行虎步,器宇轩昂,据说他是地地道道的沿海渔民出身,凭借着刻苦的努力,一身实力在问道境中也是强横至极。

唐峰喝了口茶水以后,继续道:“顾方泉,你可知道鬼影去哪里了?”

“禀大人,上午的时候鬼大人就带人出城说去四周看看,可到了现在还没有回来,一点音讯都没有,我已经派人前去寻找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果然是出城去了,不过这么久没有音讯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故。”唐峰心里一阵嘀咕,然后又道:“如果他回来了你就让他过来找我,现在你将这里的情况给我说一下。”

“是大人,事情还要从前几天说起,外出打鱼的渔民回来以后,却发现……” 当即顾方泉就将这里的情况说了说,没想到比唐峰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朱静听了片刻,插话道:“可有抓到的一些人,难道就没有人可以医治好他们吗?”

“没有,他们跟中邪了似的。”顾方泉摇了摇头,这时像是想到了什么的又道:“对了,在前几天的时候,有人说看见有天降流星的异象在几百公里的海上出现,当时人们传言有异宝出现过去了许多的武者,可是最后并没有几个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