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聂人王总算明白了断浪的话,没想到他会如此的残忍,吸食人们的脑浆,简直比野兽还要凶残恐怖,完全颠覆了聂人王的认知,感觉现在的武林像是全变了一样。

“聂人王,我说过了乖乖的献出你的脑浆免受皮肉之苦,否则本座不介意动动手!”断浪丢掉了绝心的尸体以后,不紧不慢的向着聂人王走去。

每走出一步他的气势都会增加几分,就在距离聂人王有十多丈远的距离时,手中的火麟剑快速地抖动,片片剑莲乍现,杀机清晰可见,蒙蒙的剑气弥漫,将聂人王笼罩进去。

聂人王身形赶忙一个斜斜的倒空翻,身体在空中转动一扭,挥动手臂如刀一阵的舞动,刀芒吞吐莹莹蒙蒙,森然的寒气铺天盖地的笼罩四周,牢牢的将他护住。

叮叮——

只见聂人王手臂上凝实般的刀气激荡,不断的和断浪的火麟剑碰撞在一起,金属交鸣声不断。

这时断浪突然下压剑身,然后借势身形跃到了空中,火麟剑一阵挥动,道道的剑气纵横开来。

剑刃火舞!

剑气交错的席卷开来,暴虐的火蛇不断的飞舞四窜,霎那间就将聂人王扫飞了出去,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出。

当即聂人王就落在了颜盈身边的不远处,此时颜盈也已经苏醒过来,一看见聂人王也被断浪重创,惊惶失措地扑到了聂人王身边。

“人王,你怎么样了,不要吓我啊!”颜盈看着聂人王面色苍白,一脸的颓废,当即她心里无比着急的呼喊道。

“哼,我都说了让你识相一点偏偏不停,真是不知所谓。”断浪走上前,一把将颜盈拉倒了一边,然后刷刷的就是几剑将聂人王的四肢斩去。

“啊……”一时间痛的聂人王凄惨无比的嚎叫起啦,吓得颜盈花容失色,忙的跪倒在断浪跟前祈求道,希望对方能够放过聂人王。

可惜她想的太简单了,断浪没有机会颜盈,抓起聂人王的脑袋,凶残无比的咬向了对方的后脑,无视他人的吸食起来。

早在断浪他们打起来的时候四周的武者便已经被吓的没影了,哪里还好留下来关注,一个个比兔子跑的都快,生怕晚了被断浪吸食了脑浆,最后落一个惨死的下场。

“什么人在这里闹事,还不赶快给我住手。”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便看见一对禁卫军冲了过来。

来的禁卫军人数不多,大概有十一二个人,不过一个个装备精良手持长枪,为首的禁卫军队长更是有着大宗师级的实力。

不过并没有断浪放在眼里,这时的断浪也已经吸食了聂人王的脑浆和精血,自身的实力明显提高了许多。看着涌来的一众禁卫军,断浪立马生出了嗜血的念头。

加上唐峰又带走了他的父亲,此时断浪心里早已经怒不可竭,当即就将怒火烧到了那些禁卫军头上。

只见断浪的扔掉聂人王以后,立马一个飞纵跃进了禁卫军人群当中,手中的火麟剑一阵急舞,剑气纵横,无可匹敌。

噗噗噗——

随着一阵利器入体的声响,只见那些禁卫军就像是被割草一般,纷纷倒地死去。

片刻间,断浪就收剑而立,再他的周围已经找不到一个站着的禁卫军,地上鲜血淋漓,躺了一地的尸体,看的颜盈惊恐万分。

随后断浪也不管是否吓住旁人,无视他人的将那些禁卫军的脑浆吸食一空后这才将目光落在了颜盈身上,邪意的眼神不断的打量着眼前的绝色美人。

“啧啧……不愧是武林第一美女,如今还是这么的美艳动人。”断浪看着颜盈的娇容,又不住的打量着她的身躯,心里也是一阵的惊叹。

不愧是万人骑的婊子,长着如此一张精致的娇容,难怪绝无神和聂人王他们都为之倾倒。当即勾起了断浪的一丝邪欲,伸手将颜盈从地上拉起,也不顾对方的反抗向着城外飞去。

“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颜盈一看断浪带她离开,立马挣扎了起来。

不过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岂会是断浪的对手,根本容不得她的反抗,没一会儿两个人就来到了城外的一处密林里面。

看着断浪将她带到了这里,颜盈心中莫名地涌出了几分害怕,紧跟着颜盈真的害怕了。断浪刚一到这里也不管四周是否有人存在,双眼顿时生出了一股毫不掩饰地的*。

上前抓着颜盈的衣服撕扯起来,颜盈反应的也快,下意识的一巴掌扇向了断浪的脸颊。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