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那些耍流氓玩无赖的她又不是没有见过,可像唐峰这么无耻没脸没皮的她当真还没有见过,当即向着唐峰抛了个白眼过去,无语的都不想去看对方。

这时却听唐峰又道:“静儿,你可要相信我呀,说实话骆仙这小妞长的比你相差几倍,有你这样的红颜陪伴,本座已经死而无憾了,岂会就这么看上她。”

不管唐峰说的真假,但也听得朱静心里美滋滋的。哪个女人不喜欢自己心爱的男人夸自己漂亮,就连朱静也不外如是。

其实唐峰心里还有一句话没有说话来,试问那个男人不喜欢女人,除非他不是男人。更有一句话说的好,人不风流枉少年,有本钱不风流那是傻蛋,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便宜了自己。

唐峰虽然蒙上了眼睛,此时依靠着神念来感受着周围的一切,从而施法医治骆仙。

当他的神念从骆仙身上扫过的时候,发现那感觉比用手去触摸骆仙的娇躯还要令人向往不已。不过唐峰也知道现在不是乱来的时候,加上朱静又在旁边监督着,他可不敢乱来。

于是唐峰快速的拂去心中的杂念,双手慢慢的张开,一团团金色的真元在手掌间流转,随着他的双手涌向了骆仙。

金色的真元在骆仙的身体上流转,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晕,没一会儿就遍布了骆仙的全身各处。

然后唐峰的双手突然掌心向上,做出了一个上抬的动作,随之骆仙的身躯在寒玉床上突然自动的悬浮起来,慢慢的处于躺着的状态升到了一米多的位置以后,这才停了下来。

当即唐峰右手迅速的并指点出,夹杂着一道金色能量笼罩向了骆仙的脑袋,从她的眉心没入体内,紧跟着骆仙的身子陡然微微一颤,之后又静止不在动弹。

唐峰慢慢的加大了真元的输出,移动着手指一点点的向着骆仙胸部划去,所过之处一道道的金色真元绽放,就像是一道光幕一般,将骆仙头部扫描过滤,一直到达了她的胸口才停下。

通过神念唐峰感觉到一丝魔气正在骆仙的心口盘绕不去,隐隐有侵蚀她的心脏的意思。好在骆仙潜意识里护着自己的心脉,否则恐怕此时已经凶多吉少了。

唐峰微微一顿,立马分出了一股真元向着那丝魔气包裹过去。

不过这丝魔气也极为的狡猾,一瞧见唐峰用真元向它们包裹过去,立马变得不安起来,开始横冲直撞不断的冲击起来,企图抵挡着唐峰的真元。

见状唐峰眼眸中闪过一抹冷意,快速的将那团魔气包裹住,然后不断的炼化起来。

毕竟魔气不比唐峰的真元能量等级低,虽然只是一丝的魔气,可炼化起来也不是那么快速的,就像是磨刀一般。一点点的消磨,直到消磨殆尽以后,已经是一个多时辰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