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一招将剩下的所有陶泥巨兽全部冰封住以后,帝释天的脸色才好了一些,说道:“咱们时间要紧,还是赶紧走吧!”

他这么一说唐峰也没有提刚才说比试的事情,算是给帝释天留了面子。随后没有用多长时间,唐峰他们终于在帝释天的带领下来到了弥天古城的城主府的外围,用神念朝着四周感知过去,到处都是把守和巡逻的陶泥士兵。

“我们现在怎么办,硬闯还是偷偷地进去。”神将看着那些陶泥士兵,不由开口道。

唐峰和帝释天对视了一眼,帝释天顿了顿说道:“那些泥人太难缠了,我觉得还是偷偷进去的比较好。”

“那行,就偷偷进去吧。”唐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刚才观察到一个地方的防守比较松懈,我们可以从哪里偷偷地潜进去。”

唐峰说着人就贴着城主府外围的墙壁走去,见状帝释天他们也一个个跟了过去,来到了城主府的右侧外墙那里,身形一晃唐峰当先一步翻过墙壁进入了院子里面。

其他的人也学着唐峰跃过墙壁进入了院子里面,然后迅速地找了个位置隐藏了起来,看着那些四处巡逻的陶泥士兵,骆仙不由开口道:“要是这里也有黑夜就好了。”

“黑夜就不要想了,还是等到出去再说吧!”神将看了她一眼,不客气的打击道。

唐峰瞥了他们一眼说道:“你们小声一点,不要打草惊蛇。”

闻言骆仙和神将自觉地闭上了嘴巴,知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容不得半点的疏忽。就算是神将对唐峰很看不顺眼,此时也听话的闭口不言。

见状唐峰看向了帝释天,小声地问道:“帝释天,那些玉石到底在哪里?”

“跟我来。”帝释天朝着四周看了看,瞧见离近路过的一队陶泥士兵巡逻过去以后,摆手说话间人就弯腰迅速的动了。

没用多长时间,唐峰他们跟随着帝释天来到了城主府内院的一间卧室外面,看的唐峰他们心里惊奇不已。要知道自从他们来到了弥天古城以后,看的任何有关弥天古城的地方都是残垣断壁,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完好无损的卧室房屋存在。

唐峰他们刚一离近就感受到房间里面有一股强横的气息弥漫而出,而且还有一股熟悉感,一时间就是猜不出到底是谁在里面。

唐峰顿了顿看着帝释天,问道:“帝释天,你确定这里就有玉石?”

“是的,而且还不少呢,不过想要拿取恐怕有些不容易。”帝释天说着人朝着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陶泥士兵以后,向着唐峰他们打了个招呼,整个人便收敛起息然后身轻如燕的跃上了房间的屋顶。

看着帝释天跃到了屋顶上面,唐峰心里微微思索了下然后也收敛自己的气息,小心翼翼地跃到了屋顶上面。这个时候帝释天已经揭开了一片瓦片,正在朝着屋子里面看去。唐峰犹豫了下人也探头看去,视线中顿时出现在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躺在一堆闪闪发光的玉石上面,打着呼噜熟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