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道龙皇

第三十九章:她回来了。

2022-10-07 作者:扮人

光剑刺穿对方的身体,鲜血渗出体外,染湿了地面。

夜罗看着面前的年轻人,眼神中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她知道早晚会有这样一天,可是当初答应了那个男人的要求,让她无怨无悔的踏上这条不归路。

期间真的伤害了不少人,破坏了不少家庭,但对于从小家庭就不完整的夜罗来说,做出这些并没有什么让自己内疚,或者说···毫无波动的做出这些。

但是,报复终于降临,终于有人找上门来,尽管她的后台够硬,那个男人可是这个帝国权力最强盛的存在之一。

但,那有有什么用?最先受到冲击的是自己,就算事后帮她复仇又能如何,而且恐怕对那男人来说,自己死了···或许更好吧?毕竟自己知道了他的太多秘密,自己始终是他光鲜外表下的一个巨大隐患。

谁知道眼前的这位黑衣男生是不是那个男人派来的呢?

果然,大选即将来临,他也要忙着清扫自己的污点吧~

“噗通。”夜罗跌坐在血泊中,她那纤细的腰部被光剑破开一道很深的口子,鲜血不断从其中涌出,不断消磨着她的体力。

“小子,我最后想问你个问题。”夜罗抬起雪白的下巴,稍显妩媚的脸蛋上由于过度失血导致有些苍白。“是那个男人派你来杀我的么?”

······

晨彬看着眼前垂死的女人,这个女人叫做夜罗,在刚刚见到她时晨彬就有些惊艳,她那忧郁的气质以及那种奇妙幽离的态度···感觉她并不想战斗。

是的,她并不想战斗,她是一个凝气后期的灵修,凝气后期在这些地方可是属于相当高级的存在了。还不太习惯战斗的晨彬也是耗费了一点心思才战胜她。

这还是对方无心恋战的状态,仿佛一直有件事在困扰着她,让她紧锁着眉头,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所以晨彬赢了,光剑再一次交锋中穿破她的腰肢,划开了一些主要的经脉,导致大出血。

这不是什么游戏,就算再高级的人也不必一丝丝血的耗,而是找到对方的弱点,一击毙命。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晨彬缓了口气,然后淡然的回答道。

既然对方已经将死,所有恩怨就这样算了,晨彬对这什么虐尸什么的,还真没有这种癖好。呃···虽然对方长得确实不错,但晨彬真没有这种嗜好。

“这样啊···”她的眼神有些黯淡,嘴角勾勒出一抹动人的微笑,“那个女孩···我也挺喜欢的。”

“只是你们,怕是会过的很辛苦呢···”她从衣袖中拽出一张纸,染血的纸。

“消息现在应该已经传达到他的耳中了吧···若是可以,快逃吧,逃出龙魂帝国,这样,或许能逃过一劫。”夜罗的声音越发的无力,她低下头,发丝垂下,嘴角挂着笑,

或许···眼前的男生在欺骗她,但是也无所谓了,因为他让她在这一刻得以安心的死去。

“谢谢···”她的声音停顿了下来。

晨彬看着眼前断了生气的女人,认真的说道:“我知道粉红堂在龙魂帝国的据点有很多,”晨彬捡起夜罗手中的血纸,扫视一眼后将纸条粉碎。

“但是我保证据点一个也不会留下。”

还有就是被害人员的处理安排工作···晨彬觉得有些头疼,这些事并不是自己打闹一场就可以解决的事,而是要考虑到更多。

“算了,善后工作就交给王昆吧,如果他不行···”晨彬摸出一枚令牌,一个凌厉的剑字被刻画在令牌上。“若是实在不行,只能借天剑神仕的权利一用了。”哎呀,自己还真不想欠他人情。

因为他与神仕终究会是敌人。

晨彬一边思考着,一边离开,不知不觉已经走出大殿来到街上。

身上的血腥味已经被风吹淡,他看着川流不息的人流,思考着最佳解决方案。

或许是冥冥之中自由安排,一道熟悉的人影从他面前走过,让晨彬脑子一时之间陷入了迟钝,反应不过来···

那是一个双十年华的女孩,穿着像是制服一样的幽蓝上衣,下身是合身的精致及膝短裙,皱褶花边,充满了青春的气息。

她身边有着几位与她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大伙一起欢笑着逛街,像是在谈论着什么,气氛显得极为轻松。

只是周围还有几个年轻的男生···与她聚在一起,像是在开心的谈论着什么有意思的话题。尤其是某些男生···还在她胸前乱瞟,可她那大大咧咧的性格完全没有注意到啊!

唉,晓梅这家伙,性格也太放松了吧···被人占便宜却完全没有注意到。

晨彬的眼眶微微湿润,他的身子有些颤抖。双手更是颤个不停。

不过这家伙,胸真的很大诶,个子娇小,留着短发,穿着制服的模样很像‘星期一的丰满;里的小爱。

哈哈,她真的好可爱······

不过,欢迎回来,晓梅~

晨彬镇定了一下心情,朝不远处那群打闹的学生走去。

准确的来说,他是朝晓梅走去,在靠近她时,他们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他们紧盯着晨彬,眼神中有诧异,有厌恶,有闪躲,唯独还没有注意到晨彬的晓梅还低着头摆弄着之前买到的一个小玩具,感兴趣的摆弄着其中的机械零件。

忽然,女孩像是感应到什么,她抬起头看到了面前的晨彬,可爱的小脸上浮现一抹惊讶,丰满的胸部剧烈的起伏着。

······

在晨彬走后,粉红堂总部已经是一片血腥狼藉,没有一丝声息。

一道灰色的人影出现在死去的夜罗面前。

他厌恶的踢了踢夜罗,“你这贱女人,到死了还不忘卖主子一次。”

“幸好主子英明,把你及时远调。”他摆弄着一个像是通讯工具的东西,“还是先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主人吧。”

下一刻,他的动作僵住了···他颤抖的将头扭过一侧,看到了一副令他绝望的画面。

一只狰狞的魔兽蹲在一旁打量着他,血红的瞳孔中透露出杀戮气息。它张开狰狞的血盆大口。(未完待续。)

关闭